配资清理未了局

曾经的利益共同体终究还是站在了对立面。

在场外配资清理不断升级的背景下,信托公司与券商的冲突在9月集中爆发。面对券商发难,包括中融信托、外贸信托、云南信托等在内的多家信托公司态度也十分强硬,纷纷加入对抗券商的阵营中。

尽管证监会此后下发通知,明确信托产品账户清理的范围,试图调解这种矛盾,但问题并未因此得到根本性解决。

冲突

声讨券商的阵营中,中融信托是较早举起大旗的一个。

在业界流传的一份时间标明为9月8日的沟通函中,针对华泰证券部分营业部将于2015年9月30日起终止向其提供任何外接系统的数据服务的电话通知,中融信托回应称,“根据贵司与我司签订的相关证券经纪服务协议,贵司有义务保证项目交易顺利进行,如因贵司单方终止服务发生无法交易情况导致的损失,由贵司承担责任。”

不仅如此,态度强硬的中融信托还特别指出华泰证券此举可能带来的潜在问题。

“由于我司有多个信托计划正在使用该数据服务,信托规模较大,涉及投资者众多,贵司单方停止相关服务可能引发投资者与贵司及我司的纠纷,甚至群体性事件。”中融信托称。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中融信托接入华泰证券系统的存续信托计划38个,信托规模133亿元,涉及投资者758名,其中自然人691人,机构67家。

作为信托业的龙头企业,中融信托2014年净利润(不含控股子公司合并利润)排名行业第三。其官网称,公司证券投资平台也已经发展成为国内最大的证券投资平台之一。2014年年报显示,中融信托的信托资金投向证券市场的占比为12.96%。

与中融信托相比,外贸信托投向证券市场的资金比重更高。从外贸信托去年信托资产的分布来看,证券市场占比32.5%,而诸如基础产业、房地产等占比均不足5%。这就不难理解,外贸信托为何在中融信托之后也加入对抗券商的阵营中。

外贸信托将矛头直指国泰君安。在这份落款日期为9月11日的沟通函中,外贸信托强调,如果国泰君安单方终止服务发生无法交易情况,导致外贸信托或者相关信托计划投资人和当事方损失的,由国泰君安承担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时间大限,各家券商并不一致。比如国泰君安给外贸信托的截止时间是9月16日,而不是9月30日。
配资清理未了局

重罚

对峙发生后,新金融记者曾先后致电华泰证券、国泰君安,但未能获得其官方回复。而作为涉事的另一方,中融信托相关人士9月18日对新金融记者表示,公司正就此问题与相关券商进行磋商,但对于更多细节她并不愿意透露,只是强调将切实维护投资人的利益。

对于证券投资信托业务的风险管理,中融信托2014年年报曾提及,公司市场风险管理具备较强软硬件基础支持,与77家券商、16家期货公司、154家投资顾问公司合作,拥有140条业务专线,搭建了恒生资管系统、恒生期货资管系统、恒生NTSS系统、铭创资管系统、铭创伞形资管系统、铭创联合风控系统、恒生估值系统等先进的信息化操作系统和风控系统,重点通过对产品警戒线和止损线进行一对一跟踪监控,及时控制风险。

不过在沟通函中,中融信托表示,公司证券投资信托计划均为依法合规设立的金融产品,并未从事或变相从事违法违规配资活动,也从没有为恒生Homs、上海铭创、同花顺等场外配资系统提供接口的行为。

中融信托如此强调,无疑也与此前证监会处罚前述公司有关。9月2日,证监会官网发布消息称,经查,恒生公司、铭创公司、同花顺公司开发具有开立证券交易子账户、接受证券交易委托、查询证券交易信息、进行证券和资金的交易结算清算等多种证券业务属性功能的系统。通过该系统,投资者不履行实名开户程序即可进行证券交易。恒生公司、铭创公司、同花顺公司在明知客户的经营方式的情况下,仍向不具有经营证券业务资质的客户销售系统、提供相关服务,并获取非法收益,严重扰乱证券市场秩序。据此,证监会对这几家公司和相关人员进行了行政处罚,在没收违法所得的同时,也进行了数额不小的罚款。

其实,在恒生公司等之后,包括华泰证券、海通证券、广发证券、方正证券在内的四家券商和相关从业人员也收到了证监会的处罚通知。在9月11日下发的通知中,证监会特别提及,华泰证券、海通证券、广发证券在2015年7月12日其发布《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之后,仍未采取有效措施严格审查客户身份的真实性,未切实防范客户借用证券交易通道违规从事交易活动,新增下挂子账户,应从重处罚。

显然,这一重罚也迫使一些券商随后发出最终通牒并对于信托公司态度十分坚决。有的券商表示,“近期我司正根据中国证监会的要求,严格清理整顿外部接入的各类信息技术系统,只留下合规部门认可的接入系统。”还有一些券商更是直接采取一刀切的方式处理。

损失

就在信托和券商冲突不断升级的背景下,证监会于9月17日下发通知,最终明确信托产品账户清理的范围,并要求证券公司积极做好与客户的沟通、协调,不要单方面解除合同,简单采取“一断了之”的方式。

据了解,要被清理的三类信托产品账户包括,在证券投资信托委托人份额账户下设子账户、分账户、虚拟账户的信托产品账户;伞形信托不同的子伞委托人(或其关联方)分别实施投资决策,共用同一信托产品证券账户的信托产品账户;优先级委托人享受固定收益,劣后级委托人以投资顾问等形式直接执行投资指令的股票市场场外配资。按照证监会的说法,证券公司应当与客户协商采取多种依法合规的承接方式,比如可以采取将违规账户的资产通过非交易过户等。

不过,对于那些被清理账户的投资者来说,要求清仓的行为无疑断了其盈利甚至回本的希望,这意味着6月以来市场暴跌所带来的加杠杆倍数的浮亏将最终被锁定。

除此之外,也有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券商与信托,信托与投资者都分别签订了协议或者合同,清理场外配资势必造成投资者、券商、信托之间的纠纷。按照此前签订的协议,出现提前终止情况时,劣后客户必须向优先资金赔付罚息。但对于政策突变所导致的终止,罚息该由谁承担,各方存有争议。

目前来看,尽管证监会清理态度坚决,但外界围绕场外配资的合法合规问题仍有不小的分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